您的位置:小说-青雪小说网|免费小说下载,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极品医道狂兵 > 第428章 下作手段

《极品医道狂兵》 第428章 下作手段

    小说-青雪小说网|免费小说下载,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

    www.ajunwz.cn   手机版   m.ajunwz.cn如今的赵凡,哪里是这样的手段就能够伤到的?

    他甚至都没有多余的动作,只是眉头一皱,身上那种先天高手所拥有的精神威压就猛然爆发了出来,身后那人气势瞬间一弱,整个人都已经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敬业呀!”

    赵凡冷哼了一声,转身看向了被这股精神威压压制到完全无法动弹的少女。

    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数次对赵凡出手,甚至差点要了他一条老命的那个悲笛杀手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,赵凡本以为这个人就算是没有放弃,也很难再找到他了,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又一次出现了。

    少女的脸上有些惊讶,因为她是亲自和赵凡交过手的,之前赵凡是什么实力,她清楚的很。可是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却如同火箭一样的窜到了这种高度,即使是她也有些感觉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但是她并没有什么恐惧的神色,脸上的神色平静,眼中一片冷漠,似乎并不知道下一刻很可能就会死掉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是谁让你来杀我的?”

    赵凡目光看着这个一脸倔强的女人,嘴角带着冷笑,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再也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除了赵凡机缘巧合之下吸收了鬼王弄出来的那些灵魂能量,谁又能再化境的时候扛得住先天高手的精神威压?

    她只是化境实力而已,面对赵凡如同山岳般恐怖的精神威压,别说逃跑了,甚至连脚步都无法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着赵凡的质问,她却是咬紧了牙关,连一个字都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样一个女人,赵凡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逼问。

    再者这个女人现在的实力,已经完全无法威胁到他了。

    也或许是刚才的一番多愁善感,让他身上少了很多杀伐之气。

    定睛瞪着这个女人看了许久,才平静的看着她说道:“既然你不愿意多说,我也不想去逼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想你现在也应该已经明白了,以你的实力,是根本就杀不了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的敌人并不多,能够出的起钱请动悲笛杀手的更是寥寥无几,而且这些敌人该解决的都已经解决掉了。我劝你最好是去查一查你的雇主,现在还有没有能力给你支付佣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之后,精神力猛然收回,再也懒得理会这个已经近乎虚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,不杀我?”

    就在赵凡转身离开的时候,这个女人终于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声音很悦耳,很轻柔,有些软糯。

    赵凡有些好笑,似乎有些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都不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么好听的声音,和她这个冷酷杀手的职业,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不和谐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是来杀我的,但是我对你还是有那么一点佩服的,居然在京城这个地方等了我这么长的时间。所以这次,我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如果还不知道进退,继续找死的话,我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!”

    赵凡脚下没停,一边走一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悲笛杀手,从来不欠任何人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欠你一条命运,那我就用一个消息来还掉这个人情吧!”

    女人目光闪烁了一下,对着赵凡的背影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们杀手不是死也不会出卖雇主吗?怎么,你想告诉我是谁要杀我的?”

    赵凡驻足回头,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你的任务,我早就已经知道可能完成不了了,只是我很缺钱,不得不冒险一搏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赶紧回去一趟吧,有人要对付你的家人!”

    女人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些情绪,有些黯然。平静的说完之后也没等赵凡回答,转身就钻进了一排景观树之中,几个闪身就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“对付我的家人?找死还差不多吧!”

    赵凡并没有对这个消息有多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一家人都是吃过三颗洗髓丹的,红狐等人都在,方静雪虽然耽误了许多年,但是伤势恢复之后也已经逐渐恢复了化境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只要不是化境之上的高手出手,谁又能奈何的了他们?

    而到了化境之上,也不至于不要脸到对几个普通人出手吧?

    回到车上坐着了之后,赵凡略微思索了一下,还是给红狐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家里一切安好,他们这几天都集中在庄园里训练,赵蕊的暑假还有大半个月才过完,也不需要出门。

    赵凡仔细的叮嘱了几句之后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过他终究是疏忽了,一夜过去之后,第二天中午,他就接到了红狐的电话。

    赵爱国夫妇出事了。

    化工厂宿舍那边,早就已经规划了要拆迁的,之前是刘金成的房地产公司在做,而金城集团倒下之后,很快就又找到了下家。

    西陵市正在大力开发,城东是未来核心之一,这样的地块,不知道多少人盯着。能够这么快就有人接手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私情。

    一切从头开始,之前的数据都已经作废,新接手这里的地产公司要进行新一轮的入户拜访和测量。

    电话打到了赵爱国那边,约定了时间之后夫妇二人一商量,还是决定去一趟。

    毕竟这样的事情,到场的人也不会少,就算是有人想要对他们图谋不轨,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红狐和杜家兄弟也全部都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低估了对方的疯狂,车子刚在化工厂宿舍的大院外面停下,一群人就毫无顾忌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方很强,红狐和杜家兄弟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阻挡的力量。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而已,对方就把他们打倒在地,等他们起来的时候,就看到一辆没有牌照的商务车绝尘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赵凡心里一阵发凉,跳起来就冲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公子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看到赵凡脸色沉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,莫风也是一阵紧张,天龙院众人也都跟了过来,关切的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养父母被人抓走了,我回西陵市一趟!”

    赵凡冷声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古武势力的人做的吧?他们现在都下作到这种程度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一惊,不少人同时猜测着。

    “对方出动的高手,至少是化境,很有可能就是古武势力的人!”

    赵凡一边拿出手机订机票,一边思索着说道。

    赵爱国夫妇等人服用了洗髓丹之后,各方面的属性都有一千六百点,这样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。

    要知道仔细推算下来,赵凡在化境的时候,自身拥有的实力加上系统加成的属性,也就差不多这个数据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是先天之下的对手出手,就算无法击败他们,赵爱国夫妇加上红狐、杜家兄弟一共五个人,也绝不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被人打倒,还把赵爱国夫妇绑走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带上我们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啊公子,按照您定下的计划,只要他们露头,我们就要想办法削弱他们的实力。再说了,这次出事的是您的亲人,我们怎么能让您孤身一人去面对?”

    天龙院这么多高手都在这里,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,自然是不会让赵凡一个人去面对这件事情的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赵凡也不会矫情,很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,飞快的和众人一起定了机票,朝着机场赶去。

    车队还只走了一半,赵凡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赵凡,我想你应该得到消息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今晚十点,我们在城南古战场遗址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直接看到父母的尸体的话,就尽可能的多带点人来!”

    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对方的声音似乎也经过了处理,听着十分的古怪。只说了三句话,没等赵凡有任何的回应,电话就已经挂断了。

    赵凡反而是安心了,如果从此没有了任何消息,才是他最为担忧的事情。只要对方和他联系,他就有信心把人救出来。

    从西陵机场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六点。

    莫风、卫香芸、云龙道人、缘觉大师实力最强的高手,加上天龙院其他几个已经有着先天实力的高手,一行人一共有十三个。

    红狐和杜家兄弟早就已经等在了机场外面,看到赵凡的时候,全都是满脸的愧疚之色。

    赵凡一眼就已经看出,他们都受伤了。

    红狐倒还好一点,杜家兄弟內腹都已经被震伤,脸色一片苍白,显得格外的虚弱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们,是对手太强大了,你们好好修养,这件事情交给我来解决!”

    到了车上之后,赵凡拿出银针给几人治疗了一下,看到他们气色好了很多,没有接受他们的再三要求,吩咐他们自行打车回去。然后安排天龙院众人开着他们开来的几辆车,直接赶到了古战场遗址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古战场遗址,是一个开发失败的旅游景点。

    历史底蕴是有的,因为这里是三国时代刘备八百里连营被陆逊一把火烧掉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场大战,在历史上很有名,当年蜀国也正是因为这一场大败,从此走上了下坡路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地方的风景,对于那些平原地带很少见到山的人来说,倒也有些新奇的地方。但是和西陵市其他的风景名胜比起来,除了来缅怀一下消逝的历史,还真没有什么多大的看头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    景区刚刚开发出来的时候,可能都还是抱着很大的期望的。只是时间流转,一直都有些入不敷出,这股热情也逐渐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在,这里已经几近荒废。

    当年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那些建筑和城墙如今已经破落,白天的时候除了门口一个售票人员之外,就再看不到什么工作人员,到了晚上,这荒郊野外的地方就更是没人了。

    从城区到这个地方,只有一条城际公路,公路沿江而建,另一侧是起伏的山峦。

    对方应该知道天龙院的人都已经聚集,他们选择这个位置是有着道理的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十点钟,这条路上基本已经没有什么车开过,只要赵凡等人出现,他们就能很轻松的分辨出到底来了多少人。